天上人间娱乐网

上海学前教育网

星期天,县城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烤红薯的香味。闻到那甜甜的味道,我就会停下来,买上一个来满足舌尖的渴望。随着软糯甘甜的味道淹没我的大脑,那过去的岁月,一幕幕就开始在我的眼前蔓延开来。

红薯像农民那样敦厚淳朴,只要有泥土,它就能恣意地生长。每年春末,河北涉县早早就有人到黎城卖红薯秧苗,居然卖到一毛钱一株。行情看涨,黎城当地人看到商机,许多农户也留种育秧苗出售,竟然成了一桩很不错的买卖。

记得买回红薯秧苗后,父亲总是嘱咐将红薯秧苗,放在盛了水的盆子里,端在阳光下曝晒。据说这样的秧苗吸足了阳光水分,成活率高。然后找一处红土或沙土地,施足农家肥,整好垄,挖好坑,浇足水,把秧苗插在松软的泥土里。此后,父亲就没有多少心思留在红薯身上了,最多空闲时给它除除草、松松土。红薯呢?从不会因为缺少关注的眼光而放慢生长,很快就铺满了田垄。

深秋时节,放学后到野外烤红薯,是我们孩子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几个半大小子以给猪挽菜的名义,聚在一起,从家里偷上火柴,把篮子放在山坡上,找到一块草稀薯盛的地块。猫着腰钻进去,瞅着垄上开裂的地方扒下去,一扒就是一个硕大饱满的红薯。大个儿的拎走了,再把土回填,红薯秧子捋好。这样做,一来避免被发现挨骂;二来下面的红薯还可以生长。找一些枯树枝,在山坡背风的地方,挖一个坑,将树枝在坑里烧起来。坑里有了熟火,再把红薯扔进火坑里,再在上面架起树枝接着烧。缕缕的炊烟在山野袅袅升腾,和天上的云彩相接,碧空里一两只山雀飞过,这是多美的一幅图画啊。等到红薯的香味到处招摇的时候,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拿起树枝往土坑里刨。一个个红薯从土坑里滚出来,热气直冒,还裹着甜香,诱惑得我们垂涎欲滴。热?烫?哪里还顾得上,剥开皮,就往嘴里送,就是烫的嘘气,也不愿意慢一慢——生怕别人吃完。你知道熟透的红薯,黄澄澄的,吃一口甜津津的,似乎还能拉出一线糖丝呢?饱餐之后,一个个手上满是灰白,脸上尽是炭黑,就像从灶膛里钻出来的“老灶爷”。享受着野炊的美味,沐浴着融融的阳光,一个个乐的手舞足蹈,谁还会在意自己怎样的形象呢?

红薯刨回家之后,在那个饥馑的年代,它能够填饱我们的肚子,是我们的“救命粮”,可以温暖我们一个冬春。煮红薯和蒸红薯是最寻常的吃法,而我最喜欢的是油炸红薯糖糕、油炸红薯块和干炒红薯片。

红薯糖糕做起来比较麻烦。先将红薯洗净,上笼蒸熟蒸软除皮,和白面搅匀和好,分成一个一个小剂,包糖捏好,下油锅炸。炸出来的糖糕,色泽金黄,皮脆内酥,香甜可口。可惜那个年代,只能尝尝鲜,吃个稀罕;谁家又有多余的白面和香油,供孩子们尽情开怀吃饱吃足呢?

油炸薯块做工比较简单,只将生红薯洗净,滚刀切块,外裹粉面下油锅炸成金黄色即可食用。在黎城人们将油炸薯块,列入本地特色菜八大碗之列。把油炸好的薯块,裝碗添适量水,放入白糖或冰糖,上笼蒸。这道菜,绵甜爽口,甜而不腻,老少皆宜,是娶媳妇、嫁姑娘的一道品牌菜。象征新婚后的小两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甜甜蜜蜜。

干炒薯片,是那个年代庄户人家开发的儿童食品。将蒸熟的红薯,切成长条形的薄片,放在太阳光下晒干,然后掺上沙子,在铁锅内干炒,炒至色泽金黄即可食用。干炒的薯片,酥脆爽口,入口绵甜,适宜长期保存,是家家户户备用的哄孩子的零碎小吃。

当然红薯还有许多做法,比如红薯粉面凉粉、粉条,红薯系列面食等等,可谓品种众多。甜甜的红薯早日渗入我的血液中,融入我的岁月,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浓郁、香醇、绵甜。至今难以忘怀那悠悠的红薯香,难忘温暖了我贫瘠童年,哺育了我生命的家乡和亲人。

上一篇:鸿运娱乐 下一篇:新濠天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