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娱乐

上海学前教育网

冬至前一天意外接到闺蜜的电话,在讨伐与解释里两人哭成狗。

这种事很久都没有发生过了。

9月10号的晚上,我从QQ与微信里删除了一些人——闺蜜们。当时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即不想被同情,也不想看到朋友们的冷漠,更不想被时间沉淀后,那件事情变成我在她们心里的一个污点,我不想面对那样的眼神,我选择在她们知道之前,从所有的联络方式里删掉了她们。

那个下午的经历,改变了我大面积的人生观。关于人性,关于社会... ...可笑的是——当时我的包里还装着一本注满心得的《道德经》。

... ...

还好,我没有因此而沉寂,当伤痛与一切包括我被这个世界拒绝以后,我依然笑着去学车,去与人相处。有人问时,甚至可以去跟他们愉快的谈起我以前的公司,我的职位,我那些相处很愉快的同事。

仿佛连我自己都对那件事情选择性失忆。

其实从小到大,我从没有打过架,家庭教育的关系,父母都是老实人。我的内心深处害怕惹事生非。也讨厌粗口,讨厌脏话。

忍无可忍,重新再忍似乎成了我这一类人的行为准则。

好像,一切褶皱都被迅速的抚平。

... ...

当赵优优给我打电话时,用一种以往喝醉酒的语气,终于开始责怪着我把她删除的事情。聊天中,我知道了闺蜜圈里我已经成了被禁的名字,不被提及。

或许删除她们是我的错,但是那个下午,当一切还没有发展到最坏以前,我最先给她打的电话,当时她说在带孩子,然后就挂了电话。

那个下午,一切被迫告一段落之后,我不得不删掉她们。我害怕那些与事无补的安慰,与来自最信任的人的冷漠。我果然还是鸵鸟似的选择了不去面对。

当赵优优哭着诉说那天下午,她们在如何帮着我想办法,等到再联系我的时候,都联系不上我了。

她如此义愤填膺的指责着我的做法。被封存的眼泪还是刻不容缓的冲出了我不敢眨的眼框。我一如既往的无言以对。

很久以前我就不太爱去解释了,相信你的人,你杀人放火卖身求荣,他都会相信你,不相信你的人,哭诉到眼泪把撒哈拉给淹了,也是白费。

或许,我们曾经相互误会。

来现在这个公司之前,我发了一个朋友圈:不聚会,不见朋友,不逛街... ...

是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想一个人。

9月10号以前,我们会常常聚餐,选择这个城市各种新开的旧有的店铺,吃我们想吃的东西,唱我们想唱的歌,流我们想流的泪,抱我们想抱的姑娘。张扬而洒脱。

可能现在,她们还是如此,但是已经没有我的参与。

那一年,我与初恋草草相恋,草草分手,赵优优义薄云天的要去揍人家一顿,然后拉上拉上我带上姑娘去找酒喝。当时我就撒着酒疯在想,这辈子,这个朋友交定了。

今年夏天的时候吧,好像是夏天,忘了。应该是初夏。我如何努力也记不起来那天有没有穿着夏衫。有一次聚会,唱歌的时候,人不是很多,我提议把我表弟叫上,然后告诉她们表弟是个185的帅哥,说完这句话后,她们开始翻开包包就着KTV昏暗的光线涂脂抹粉,涂抹夹杂着笑声。

那是第一次,我们的聚会中出现男生。也是第一次,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这么坚固的感情。我们向彼此掏心掏肺,不容分离背叛。

那天中午,我狼狈的打了两个人的电话,一个是赵优优,另一个是秋香。挂了赵优优的电话后。到新公司上第一天班的秋香,立即打车过来,叫上她的朋友。

其实关于信任,她们排在我的家人前面。人生中很多经历都与闺蜜有染。我们知道彼此的很多事情,也感同深受的想要保住这份经历岁月的友情。

冬至前一天下午,我一个人坐在偌大的空无一人的公司里,因为一个电话而泣不成声。我在想,那些撕逼后还能抱着一起哭的闺蜜们应该还是很相爱的。

而我们,像是真的回不去了。

可能,因为把我当回事的人都离开了我。于是,我开始学会,不太把自己当回事,也不把别人太当回事。

我愿她们,以后的生活可以向太阳盛开。

上一篇:新濠天地娱乐 下一篇:澳门网络赌博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