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娱乐网

上海学前教育网

午睡还没醒来,手机响了,是朋友的电话:

“啥事儿啊?不要又说你请客,我已经不相信你了。”

朋友还没说话,我就这样说,这绝对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这朋友,从年初就说请客吃饭,到现在都年尾了,诺言还没兑现呢。

总是喝多了,就想起他的诺言了。然后赶紧打电话来,说要请客。他这时候打电话,肯定是上午又喝酒了。

“我啥时候说请客了?就问问你这时候干啥呢。”

“我能干啥?睡觉呢。有啥事儿赶紧安排,没时间陪你闲话。”

“你看你别生气,我说我请客,我一直都没忘,这不正积极联系着吗?”

“啥时候坐到饭桌上了,我才能相信你,这时候说啥都白说。”

“你看你整天忙得,请你吃饭,咋也得凑你有空的时候啊?”

“你别说得好听,只要你请客,我啥时候都有空。”

“那好,今天晚上,你安排一场?”

“停停,一直到上个周末,你打电话还说你请客,这才过几天,咋成了我安排了?”

“你说,你们来到城里都两三年了,俺还不知道你们住哪儿呢,今天这客还不该你请啊?”

“我倒是早就想请你呢,就是你这人,人缘那么好,同事多朋友也多,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排着队请你,啥时候也轮不到我这个无名小卒啊?”

“就你会说话,再好的朋友,也比不了咱姊妹妹情宜啊!今天晚上,你安排了!”

“慢慢!慢点!我咋觉得,我又上当了呢?明明是你要请客,这到头来,咋成我安排了?”

“你听你说得多难听,姊妹妹坐一起说说话,谁请谁不一样啊?这咋能算是上当受骗?”

“那你咋不请啊?”

“俺不是想到你家坐坐、认认门吗?你说你请客,俺也不能‘空手到’吧?怎么也得提点礼物吧?”

“你买俩苹果,我准备一桌子菜,花钱事小,我功夫值钱呢!不请。”

“你听听,俺就买俩苹果,你两口子一人一个,俺吃啥?俺怎么也得买四个苹果!咱一人一个,别到时候再打起来。”

一边说一边笑,想想朋友说的也是事实。我们来到城里都两年多了,他还不知道我们住哪儿呢。于是我便顺水推舟:

“那好吧,今天晚上请你和夫人,到我家茅庐品茶。”

“停停,刚刚怎么说?还茅庐?你当你是诸葛亮啊?”

“我没说我是诸葛亮,就说我们家房子小。晚上来不来品茶?”

“品茶?!你最近又研究茶道啦?”

“对啊,还专门买了功夫茶的茶具呢!”

“俺知道,不就是涮涮筛筛,鼓捣大半天,然后一口喝了,还不够烦人的呢。也就你这闲人,有这闲功夫。”

“嫌烦人啊?不喝算了,我还真没功夫奉陪呢。”

“别急别急,我得问清楚,咱就喝茶?不吃饭啊?”

“你吃了饭再过来啊!”

反正无论怎么说,他也来不了。就这样的电话,打了不知多少次了,每次都是说说笑笑一场,然后各回各家吃饭,所以我干脆就胡说起来。

“俺都吃过饭了,再到你家喝茶去?俺图个啥?”

“图姊妹妹见见面、说说话啊,这可是你说的。”

“那也太薄相了,你少多炒两个小青菜,弄二两小孬酒,俺也算是去吃饭了,这事儿说出去,也好听点!”

“吃饭可以,喝酒就免了,我忌酒了。”

“你看,啥时候忌酒了,也不说一声,咱怎么也得举行个仪式啊!”

“仪式早就举行了,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你没看电视啊?”我故意很夸张、很遗憾地告诉他。

“没有,我这人不看时政,看样子,这酒是真忌了!”他在那边一本正经地附和着。我强忍住笑,也一本正经地告诉他:

“那还用说啊,千真万确的事儿!”

“好,那咱就不喝酒了,你准备两个小青菜,咱喝茶去。”

“说定了?我可去买菜了,到时候你别说你又不来了。”

“好,我先打电话问问俺那家子,晚上有没有安排。”

“你还没问你那家子,就打电话让我请客?!感情啰嗦了这么长时间,这吃饭的事儿,还是个悬案啊。”

“急啥?我问问再给你打过去,又不花你电话费!”

不由分说,电话挂断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打过来:

“那两个小青菜,你也别炒了。今天晚上俺那家子有安排!”

“我就说你这人难请吗?怎么样?下次不能说我不请你吃饭了!”

“不说啦,不说啦!下次还是我请你!别买菜去了,就你们两个人,吃不完就坏了。”看来,朋友中午喝得不算多啊!

“还就俺两个人?好像你家人多似的?”

“对,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孩子们不快放假了吗?等孩子们都回来了,一定好好聚聚!就这样吧?挂了。”

我挂了电话,然后开始看书。我知道,他这个‘一定好好聚聚’,依然是不可期待的。以前,每年寒暑假,孩子们回家的时候,我们总是聚一下。现在孩子们都大了,各忙各的事情。想聚会吃饭,不是这个没时间,就是那个有事情。真正想聚齐了,还真不是容易事儿。

再说,我这朋友啊,说请客吃饭只是一个由头,打电话说说笑笑,才是实质。都人到中年以后了,各人有各人的事情要忙。加之孩子们又不在身边,真的没时间常常相聚。只能偶尔打个电话,问问孩子,说说老人,同时也让对方知道,我们彼此一直惦记着、牵挂着,我们一直都过得很好,如此而已!

上一篇:真人娱乐场 下一篇:蒙特卡罗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