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娱乐城

上海学前教育网

从朋友家回家来的路上,那风几乎发狂了一样,裹挟着树叶和尘土,到处叫啸。我把围巾围好,把手插到口袋里,缩着脖子,勇敢地走进寒风里去。

因为这一段路,东西两边全是高楼,这路就成了一道天然峡谷,那风到了这儿,就显得更大了些。觉得我也成了一片树叶,被风吹得几乎要飘起来。

路过那个小菜摊,没有生意,所有的菜蔬,都盖在棉被下面。那摊主冻得红紫的脸上,全是尘土的色彩。看到我走来,他依然笑得非常灿烂:

“这天还串门啊?”

“找朋友有点事儿!”然后我紧跑了几步,生怕他会向我推销他的蔬菜。走出好远我才回头,觉得那菜摊少了点什么。想想才记起,不知什么时候,菜摊上的木棚没有了!在这样寒冷的街头,唯一可以为他们遮挡风寒的木棚居然没有了!再看看道路两边的其它棚子,也都没有了,肯定是城管出面了。

唉,我总是这样,一边希望市容整洁,一边又希望这些小商小贩,都能舒舒服服地挣到钱。一边希望他们的生意好起来,一边还吝啬手中的那点钱。就这样矛盾着,我已经到家了。

摘了围巾,脱了棉衣,走到窗前。窗外,昨天放上去的麦粒,已经没有了,只有几只小麻雀,在那儿蹦蹦跳跳。那盆吊兰在温暖的室内,居然又有新叶子长出!还有水盆里的那几条鱼,听到一点动静,就变得兴奋起来,弄得水花四溅... ...

依然忍不住想起那个菜摊,想起卖菜的那一家人,想起摊主冻得红紫的脸、和他灿烂的笑容。

他们原本就在我们小区门口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门面房,卖菜、卖米面油盐和生熟肉食。 女儿读高一,儿子才三年级。因为房租太高了,夏天的时候,他们退掉了房子,在路边摆起了小菜摊。开始的时候,这摊子很小,女的卖菜,男的卖西瓜。后来渐渐地菜摊越来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好了。

记得那个夏夜,我们从朋友家出来,已经10点多了。女老板看到我,老远就叫:

“姐姐,以后买鱼买肉,到我们这儿来,我给你进价!”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就站到她身边了,儿子已经在她怀里睡觉了,旁边是写好的作业,还没有收起来。很自然就问起孩子的学习情况,她很骄傲地告诉我:女儿高一了,儿子三年级了,成绩都很好。

“不是为了孩子上学,才不在这儿受这份洋罪呢!”

然后,她就说起她们家的大院子,以及院子外面高大的杨树... ...

那时候,在那样酷热的街头,她的摊位上,连一棵可以遮荫的杨树也没有;今天,在这样寒冷的街头,连一个为他们挡风的木棚也没有!但为了儿女们,他们依然每天坚持着、每天辛苦着、每天快乐着!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但愿他们能挣到更多钱,也祝愿他们的儿女们,健康成长,学习进步!

上一篇:赌王娱乐城 下一篇:澳门葡京赌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