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桂坊娱乐

上海学前教育网

在威海火车站,过安检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两句话:

“请说普通话,请写规范字。”

进了火车站的候车室,一面墙上挂了一个条幅,上面写着:

“普通话,感情的纽带,勾通的桥梁。”

还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地方,把说普通话,上升到这么高尚的地位。而我本人对于普通话,真的是又爱又恨又尴尬。

年初的时候,北京的朋友,送我们一只金毛,因为它从小生长在北京,听惯了普通话,当我用方言向它喊口令的时候,它一脸的茫然。

打电话问朋友,朋友说:

“你用普通话试试。”于是,我改用普通话,向它喊口令,它果然听懂了!

然而,这又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每当有朋友来,或者在外面碰到喜欢狗的朋友,我就要对着一只狗,说着在我们这儿、听起来很别扭的普通话。然后,再用我们这儿的方言,向朋友细细地做一番解释。

记得大女儿刚刚到济南上学的时候,有一天打电话问我:

“妈妈,我们家说的那个‘叶才’是什么呀?”

“叶才?”我想了好久,才想到女儿问的‘叶才’,实际上是‘母夜叉’里的‘夜叉’,在我们这儿说着说着就跑偏了,就说成了‘叶才’是形容一个人特别可爱又可气。

也是在外地,那天一个朋友突然问我:

“你们说的‘横横’是什么意思?”

“横横?”一时间,我也被他问懵了,后来才想起,我们所说的‘横横’,是指午饭后晚饭前的这一段时间,至于为什么叫‘横横’我也无从考证。

我出门的时候本来就不多,而且大多是和朋友们一起。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语言的问题。但这次去威海送女儿,第二天有一个一日游,是针对新生家长的。这时候才觉得,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是多么有面子的事。

因为不习惯说普通话,我只好选择了沉默。偶尔说几句,也是普通话夹杂着方言,难听又尴尬。

一日游回来,和小女儿告别的时候,小女儿说:

“在这儿真不方便,干什么都要说普通话!”我听了很吃惊,本来觉得女儿一定喜欢说普通话的,没想到她也这样痛恨普通话。

于是我就一本正经地告诉女儿:

“一定要习惯说普通话,因为这太重要了!特别是你们,将来就业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所以你们的普通话,不仅要说得流利,还要说得标准!不要让别人一听你说话,就知道你是哪儿的人。”

小女儿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很肯定地向她点点头!告诉她:

“从此打电话回家,也要说普通话!”

“天啊!我恨死了普通话!”小女儿赌气地说。

“你别说恨死了了普通话,到时候你们普通话还要考试呢!”大女儿告诉妹妹。

“所以,从此你要说‘我爱死了普通话!’”我不失时机地做了总结。

很早以前,三哥家的女儿来老家的时候,从来都不说话。因为她从小就说普通话,而我们说方言。后来是侄女的儿子,每次来探亲,也总不爱说话。究其原因,也是因为普通话和方言的问题。

于是,再来的时候,我就试着和他说普通话。他果然变得爱说话了!时代的进步和地位的变迁,很能改变一个人。而无论如何改变,我们再不能因为说话的原因,失去任何勾通的机会!

上一篇:金沙网上娱乐 下一篇:华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