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记娱乐城

上海学前教育网

刚从河南老家回到广州不久,就接到在新疆打工的二哥的电话,说:“腾蛟结婚了,你回来一下?!”我什么也没有犹豫,说:“好!”

晚上妻子下班回来,得知我又要回老家的消息,有些气愤地说:“你这不是给火上浇油吗?上小学的女儿谁接送?你不是12月7日上香港参加颁奖活动,你不要工作了?”其实老婆讲的都对。她接着说:“二哥不是不会愿意麻烦别人吗?他儿子结婚却这样?我给他电话说说!”

我没有理老婆的话,我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女人生气是正常的,那是说明她顾家、爱家,操心一个家庭的生活问题。哪知她非要给二哥电话不可。

我拨了电话交给她,她的话语温柔了许多,当她讲完眼下的难题时,二哥非常大度地说:“忙就不要回来了,你三哥,你二姐我都不通知了!”老婆得意地说,“你看二哥多好,就是知道心疼人!”

二哥旧事

晚上睡觉前,我告诉老婆,“哪怕我在广州一天多赚一千元,我仍然会感觉一辈子对不起二哥的。”我讲起小时候,因家里兄弟姐妹众多,加之父亲又被划分成富农,大哥是转亲,二哥宁愿光棍也不换亲,还有当时父母年龄太大,基本上干不了农活,父亲还是残疾人,母亲是标准的农村妇女等等原因,是在那段最难熬的日子里,是二哥撑起了这个家,他甚至还准备把大哥家的二儿子过继给自己过!

其实二哥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能人。80年代,他是村里第一批到广州买烟草生意的人,第一批组织人到湖北换米换粮的人。尤其是80年代初期,全家基本上是二哥一个人撑着的,当时大哥虽然文化程度高,但家庭出身使他从化肥厂工人落到老师、从赤脚医生落到砖厂、再到农场伙食管理,始终都没有跳出农门,只能干一些相对轻松的活,而二哥是特别能吃苦耐劳,特别能解决难题的人。记得当年到湖北换米,已经是小年了,大哥二哥拉着一车红薯过汉江,当时下着雨雪。大哥感觉无奈地哭了,二哥劝他车到山前必有路。最终,在年三十晚上,二人拉一车大米回到家,过了一个好年。当时湖北一个大队书记看上了二哥,希望二哥能留在湖北发展,并要将他的妹妹嫁给二哥,二哥以家为重,放弃了自己的幸福。还有那年全村的提留款事件让人活不下去,没有人敢说话,是二哥找到副县长、乡长签名对大队账目清算,全村人少出许多钱... ...无论是家庭的事还是村中的事,只要找到他,所有人就有了主心骨。就连在美国的三姑全家,如今讲到二哥都是记忆犹新。在美国教育集团当老总的小表妹与我微信中谈起肖湾,记忆中除了穷,便是二哥的形象,棱角分明,其他人却很模糊!

总之,由于家庭成份及后来的阴错阳差等原因,二哥已经30多岁了还没有女朋友。当年,只要来我家的人,无论张不张嘴,母亲就以为是给二哥提亲的。我清楚地记得,那年我们家收购废品,一天清早,来了一个远乡的人,母亲什么也不问赶紧把舍不得吃的鸡蛋做成早餐请人家吃饭,她以为给二哥提亲的,事后才知道是找他家丢失的车子,打听看我家有没有收购到!

二嫂是邻村的,幼时小儿麻痹,年龄比二哥小十多岁,小时候我们放羊时经常在一起。她的父母非常有想法,虽然有许多人上门提亲,他们就是不同意,有时没事,二嫂父亲就经常来我们家,偶尔也装着为二哥提亲介绍别人,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最终老人主动请人来我家提亲,这让父母很是惊讶!他们一是怕二哥不愿意,因为二哥太要面子,而二嫂家又是邻村的;二是年龄悬殊太多;三是二嫂家可是全大队出了名的,尤其是二嫂父亲,他可以骂一个大队的人,没有人敢怎么惹他。因为他的大儿子是全大队第一个军官,后来还当了领导;四是二哥这情况非常棘手,年龄大,脾气火爆。所以,二嫂父母请了在二哥心目中份量很重的三叔出山。因为三叔与二哥关系最好!

对此,二嫂父母心中有杆秤,他们知道我的父母,尤其是母亲的贤淑。他们知道母亲会劝说二哥的。不出意外,最终二哥结婚了。二哥结婚后,二嫂没有受一点委曲,全家人也像仙女一样供着她,二嫂人也长得标志,后来侄子侄女像妈妈,侄子腾蛟比二哥帅气多了,脾气也不似二哥那般火爆。后来参了军,在部队连年受嘉奖、表彰,不仅入了党还学了开车、转了士官。

第二天老婆上班走时说:“不回去的话,多给二哥一点彩礼钱,你回去也可以,但必须找到接送女儿的人!”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你同意我会回,不同意我也会回,这不是钱不钱的事!

晚上我拿出车票,老婆说“你怎么在家只呆一天,可以多呆一天时间的,可以不要把时间搞得那么紧张么?腾蛟结婚的时间为什么这么紧张?上次你们在家不是说还没有见面吗?”

我说:“你知道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多难,咱们俩当年不是回去就结婚了,不是依然过得很好,你婶婶都说我们俩结婚肯定要离的,现在儿子都上高中了,我们不还这么恩爱吗?”

“去,我是说腾蛟的婚事,你提我们干什么?”

当天上午,在一家医院与总经理聊起这些,他说:“人们都说我们福建莆田人是先结婚后恋爱,我们离婚率最低!”其实我和妻子何尝不是如此!

说心里话,二哥除了脾气不好,可他在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中的威信最高,这不仅仅是侄子的大事,也是二哥心目中最大的事,我不能敷衍了事。思绪万千,让我不由得想起腾蛟入伍时的情景。

当时,侄子想去当兵,二哥不同意,他说以后少给他提当兵,一是学不到技术,二是不挣钱,家中还没有了劳动力。因为当年我当兵后,二哥吃了好多苦头,他是有亲身体会的!对于我让侄子腾蛟当兵的事,二哥甚是不满,而三哥家的儿子却都当兵走了。侄子却很不情愿地去到姐姐家女儿、女婿在东莞虎门的升圆机电公司上班,并一直对二哥的电话就是不接不理,事后我才知道。当时作为父亲的二哥拿到电话就是训斥,那一段时间侄子不与二哥联系,二哥急了,就说还不如送去当兵锻炼锻炼。我说,我离开部队了,想帮助也没有什么办法了,机会过去,我也帮不了忙了。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或许是二哥做的好事多了自有好报,那个到家乡接兵的正是我的老部队,负责人也竟然是我曾经采访过的战友,加之家乡武装部的朋友给力和侄子棒棒的身体素质,于是自然一路绿灯。更令人意外的是,我接到一个短信,说是侄子部队的领导在广州,而且就住在我家附近的宾馆。在看望部队领导时我讲到了侄子腾蛟,对人家说,只要孩子在部队争气学个技术就行。就这样,侄子腾蛟进了部队,在部队一直很顺利。直到前年,他却说一定要复员回家,二哥便从新疆给我电话,要我找找人,让侄子留下。我说,这不算事,他们司令是我老营长,关键是这孩子想不想继续干。

我一打听,根本不是二哥想象的那样,是侄子腾蛟感觉部队生活太单调,主动要求复员的。单位领导说他是骨干,外出培训过的,部队不能放骨干走,侄子想找我找找关系退伍,我没有打这个招呼。侄子最后没有如愿,留在了部队。但在部队的许多重大活动中依然能见到侄子努力的身影。

如今侄子结婚了,二哥身上的担子应该放下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回去看看,毕竟五个侄子结婚我都没有参加过,结婚毕竟是人生的大事,成家立业,结婚后的侄子才是大人,我希望趁着参加侄子婚礼的机会与二哥好好谈谈,不要再天南海北地那么拼搏了,六十多岁的人了,不容易!

责任是方向,经历是财富,性格能决定命运,二哥的吃亏主要是脾气,只要他的脾气改得缓和了,便可能有更多人生机会。我时常劝爱写写东西的他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他丰富的经历和阅历可以成为后辈的精神财富,为了二哥这个如父辈一样拼搏的哥哥,我必须回去,因为他曾经在最青春年龄里如父亲一般养育着兄弟们!

在怀念回忆二哥旧事的同时,更祝愿侄儿新婚幸福!希望他有了稳定的后方,更能在部队建功立业!

上一篇:盈丰国际娱乐 下一篇:金冠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