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奖娱乐

上海学前教育网

有天和朋友聊天,无意中谈到了意义。他说他认为有意义可以是去关注社会、国家、历史、人文或者科学。他跟我讲他们一次近现代课上有个女生做了个演讲,老师评价其充满深度和思考。朋友认为女生的那个演讲就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那个演讲结束后大家均表现出激动的样子,我想这个应该可以称之为钦佩吧。

不过最后,我还是不知道是怎样有高度的演讲,以至于没能钦佩成功,但他所说的“意义”让我的瞳孔开始涣散,随之进入思考模式。

“意义”多么平常多么普通的一个词啊,然而今天我却觉得这个平时这么平常的词格外的别扭。大家时常会把“意义”放在嘴边,什么“活着的意义”“人生的意义”“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诸如此类,那么它的意思也就可想而知了。

从现在,简单点,做愿意做的事,无关意义

我想每个人心中对“意义”的概念都大概有个模子,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清楚把它描述出来,当然我也是大多数之一,然后我就比较不情愿地查了下字典。说不情愿,其实是我并不太想在那些所谓的权威中寻求答案,主要是唯恐最终可能把这篇随便聊聊的文演变成一篇深奥的学术文。不过我似乎担心的有点多余了,毕竟深奥的学术文也不是随便喵喵都可以写成的,至少目前的我还没这个能耐。那拿出来看看也无妨,字典中给出“意义”四个简单的解释,“1.谓事物所包含的思想和道理 2.内容 3.美名,声誉 4.作用,价值”。作为大多数之一,我想大家平时对“意义”的理解大概就是1和4吧。那“活着的意义”就可以说成“活着的道理”“活着的价值”等,不管说成什么,意思也总归就是那么个意思。

进入模式许久后,我发现了个比较好玩的东西。如果“意义”是上面所说的那样的话,那么我的生活似乎无丝毫“意义”。我粗略回顾了下前十几年的人生,做什么都无关意义,有的只是愿不愿意。没错,是愿不愿意,不是喜不喜欢,或是别的什么。对愿意和喜欢,我在这儿不会做太多解释,我想大家也都明白这个中理由,喜欢的一定愿意,而愿意的却不一定喜欢。至于为什么非要说“愿不愿意”,我不得不承认,生活中总是会有某些不得已的时候,不能遵从自己的本心,不能选择心之所向的那个,不过,如果能在不讨厌中选择愿意的那个,其实也算不上差劲。举个小小的例子,高考完,我在填志愿的时候,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很坚定了,这次一定要听自己的,绝不受其他外来的任何影响。然而终究还是没抵住父母以及各方压力,妥协了。这个例子本质上是反面教材,是因为我自己内心不够坚定,不过把它拿出来示人,当然不可能只是因为这个。虽然当时放弃了心之所向,但在各方压力下选择了一个虽不喜欢但也不讨厌的,结果也并没有当初想象的那样糟糕,一切都还好,太阳依然升起,心情依然明媚,课外闲暇之余可以听听音乐,晒晒太阳,再翻翻心悦的书。

每个人都有喜欢、讨厌、不喜欢也不讨厌的东西。就像我吧,我喜欢看书、追剧、打球,到忘记时间的地步。我没有想这到底有没有意义,我不明白,只清楚那时的我愿意那样做,并那样做了。作为一个韩迷,没日没夜追剧的日子自然也是经历过的。对这种现象,有人会说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还有人说你在你最美好的年华里做着七八十岁都可以做的事情。我不想反驳什么,他们说的都挺有道理,不过我就是有点好奇,你能保证你在七老八十的时候还能保持一颗少女心来追一部二十岁时很想看但没能看的一部剧吗?没能看一部剧,确实不是多大的损失,但对那些这种把追剧当作娱乐性活动之一的人来说,多少是有点遗憾的。玩游戏也是如此,在想玩的年龄不玩,等到可以随时玩的时候,早已没有那种心情。当然,说这么多,绝对不是为了鼓舞大家追剧和打游戏。其实,大多数沉迷过追剧和游戏的那些小伙伴们内心也是无比煎熬过纠结过的,到底要不要这样做,该不该,对不对。

有的时候会纠结好久好久,后来,终于会明白,有的事情只有自己经历了之后,才会真正懂得。追了一夜的剧,第二天起来头昏脑胀,做事时提不起精神,就这样亲身经历了,感受到了负面的那些东西,然后会开始反思,在数次挣扎与反思之后,终于明白这只是娱乐,不可以太过认真,然后不再沉迷,懂得了浅酌的美好。就是说如果听从自己做了,经历了,或许以后会给自己带来点麻烦,甚至后悔,觉得那些时间花的毫无“意义”,但至少当时是愿意的,心悦的,这样想,也就坦然了。但如果听“老人”或“过来人”的话,直接放弃尝试,永远也不知道那件事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也可能会一直在纠结中克制,在克制中纠结,更有甚者可能会陷入一种郁闷 痛苦 幻想的境地中,难受不堪。当然,对极少数“高人”就另当别论了。我不知道以后的我会不会推翻现在的想法,不过,没关系,至少,现在这样想,心甘情愿地那样做,并且得到了应得的情绪、感觉。

回过头来,再看看这个问题,所谓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朋友说的那样?我想,或许,对他来说,是那样吧。毕竟,人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都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结果自然不同。

其实再想想,意义的本身就不存在什么意义,说穿了,不过是人们为自己想做的事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都无关意义,什么东西都往意义上说,好的,不好的,“意义”多么无辜。

就像我现在在写这些东西,无关意义,只是想这样做了,就像我现在在循环《kill me heal me》的主题曲,剧中的那些画面还在眼前不停回放,胸口还是会那样堵,眼泪也不知道它从眼眶里出来有没有意义,只是时机刚到,情绪使然。

有意义也好,没有也罢,从现在开始简单点吧,看看喜欢的书,做不讨厌的事,经历想经历的,喜欢想喜欢的人,即使他不会喜欢上你,这样便好。

上一篇:金冠娱乐 下一篇:新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