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娱乐

上海学前教育网

十五岁的时候,我与儿子有着不同的境遇,我十五岁的时候在县城上高一。从十一岁考上镇上的一所初中开始,除了寒暑假,我所有的时光全是在学校里度过了。初中就读的那所中学,学校只负责煮饭,菜都是学生自己解决。当时我把从家里带来的蔬菜、咸菜都吃完后,就开始买那种一毛钱一大勺的酱油拌饭过日子了。后来连酱油都吃不起的时候,就用盐粉拌饭吃,那个时候卖的都是粗盐,颗粒很大,放在水里,也要搅拌一会才能溶完。粗盐是不能拌饭吃的,为了弄成粉盐,我就把粗盐水用火煮成粉盐。煮盐粉得用很多的柴,于是我中午不睡午觉,往四处去找木柴。

今年儿子十五岁,考上了省里的一所重点高中,他是第一次住校,也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他现在每天将近三十十元的伙食,虽对于身边那些家里有钱的同学来说,这点钱算不了什么。而和我那个时候比,这相当我当年一个半月的生活费了。我不妒忌儿子现在能过上了好的生活,在我的心中,我曾经想过,如果我有钱我会让儿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00后出生的儿子,衣食住行不用愁,平时最为抵触的就是学习了,不过他也知道学习成绩好了,他其他的一切在我的面前都能通过了。在家里受到的这些优惠,与他住进学校后,一切都要改变。衣服要自己洗,饭要自己打,总之一切都得自己动手,没吃过苦头的他,很快就发觉才拿在手中的上千块钱,很快就没有了踪影。饭卡不知在哪里弄丢了、舍友是那么难的相处、学校里的饭菜是那么的难吃等等,这一切都是他告诉我的,看的出他很无奈。

我对我儿子说,我十五岁时过的比你苦上一百倍,住校没东西吃,寒暑假回到家里,外婆每天就给分派活儿,今天去地里干活,明天上山去捡柴,后天去给蔬菜积肥。儿子嘟着嘴说:“你们那个年代,人人都这样,不奇怪,但是我们这个年代,变了,如果你也想我回到你从前过的那种生活,你才高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要跟我讲你那些忆苦思甜的事,我不爱听。”

儿子十五岁的时候,对事情很是无所谓,把家里的户口本弄丢了,不报告,后来我追问,竟用一句:不见就是不见了,去派出所补回来不就成了。我说补不回来了,他说,他问过同学在派出所工作的爸爸了,可以补回来的。原来他早就跟人咨询过,所以他才不担心。但是他不担心,不代表我就不挂心。在电话线的另一端,我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他还当个没事的人儿,挂了电话还跟你讲一声;“妈妈,拜拜!”

我十五岁的时候,一人住校,从不要父母为我担心,上了高中后,学校比初中时就读的学校条件好多了,我家里每月给我的二十元生活费,我一天就只消费五毛钱,早上花一毛钱买个油榨饼和一碗稀饭,中午和下午都花两毛,一毛钱买饭,一毛钱买一份素菜。那时最爱吃的两样菜是:韭菜煮榨豆腐和猪血韭菜汤。那个时候每天早上能天天吃油炸饼就稀饭,也算是很好的生活了,吃的多么的香甜,真让人回味无穷;至到现在我还喜欢吃油炸饼就稀饭,爱吃榨豆腐韭菜汤和猪血韭菜汤。

十五岁的儿子读高一住校,早上两个肉包和一杯豆浆,中午和下午都是一份米饭,两份素菜和一份荤菜。他说学校的伙食不好,好想吃家里的菜,我记得他在家的时,天天嫌弃我做的菜,现在他终于悟出什么是家的味道和妈妈的味道了,我心里有一丝欣喜。其实让这个十五岁的儿子,在学校里尝一尝苦头,对我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不仅可以杀杀这个牛犊的锐气,还能体现出我在他心里的位置。

十五岁是人生的雨季,刚度过了少年期进入青春发育期,烦躁的心头里总是阴晴交加,青春大量荷尔蒙激素的分泌,使人容易激动、焦虑和产生逆反的心里。我十五岁所处的那个时代,电视和电话都没有普及,电脑和手机就更不要说了,人对外界的了解的那些信息似乎都是来源于广播、书刊、报纸和杂志。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的手中几乎天天捧了梁羽生、金庸的小说过日子、这些小说在大家的手中排队轮着看。那个时候高考招生少,加上高考前,全国还要来一次大规模的预选,预选的人数是十比一,淘汰人数的比例之大,当时绝大部份人上高中都是奔着高中这个文凭去就读的,能考上大学的人没有几个,所以许多人也不敢想,大家心里都有底儿。少了些竞争,心里多了些平和,还有许多小说的消遣,多数人的心态都比较平衡,雨季不明显,没有听说过青春发育期综合症。

儿子十五岁,已经进入了青春发育期,早些日子来就出现了青春发育综合症的种种迹象。他们这一代人,从一出生、一睁眼就伴随着电话的拨号声、宽带网络。他们都有着上互联网的嗜好,他们都不愿意在真实的世界里听人的教诲,他们的心是属于互联网的,他们是为互联网而生的。在Qzone这个后花园了,他们在网络里聚合,在QQ中展现他们“非主流”的风采。他们在真实的世界里活的很迷茫,他们常常要忙功课到半夜,他们知道他们一定要考上大学,而且是要上重点的,那样他们才对的起父母和自己,但是他们真的不知道上大学后自己都会干些什么。只有进人了网络这个世界里,他们才找到自己的空间和自由,他们渴望被人理解,但是又不愿向人敞开心扉。

十五岁的年龄是一个边界,度过了童年、少年即将踏入青春期,险境丛生。我十五岁的时候过的很轻松快乐,我知道儿子没有我那时的轻松环境和心态,虽然这是一种不能改变的事实,但是我希望儿子可以试着改变他的心态,让自己过阳光快乐。

上一篇:金龙娱乐 下一篇:其乐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