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娱乐场

上海学前教育网

今天是正月初六,天降大雪。爱人出去串门,喝得多了,回来哭闹着,非要回老家。说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没在老家过年,这个城里的家,他住得不舒服,这年他过得很委屈... ...

只是,爱人说的那个老家,父亲不在了,母亲年前也不在了,老家没有了父母,总觉得就没有了依傍。

爱人喝醉了,哭,我们却是清醒的,也哭... ...只是,人这一生,哪儿才算是故乡呢?

想想爱人说的老家,他从小生在那儿、长在那儿,而对于我,前前后后的时光加起来,也就住了不到两年。可是为什么,我也觉得那儿才是故乡呢?

年前两个女儿放假回来,说想老家了。我很惊讶,因为在以前,两个女儿最痛恨的就是回老家过年。因为那个老家,没有电视、没有电脑,连接打电话,都很困难。村子小,人又少,到处冷冷清清不说,就是那些老邻旧居,她们也不熟悉。

看我惊奇的样子,女儿随机解释说:是想以前我们居住的那个小镇上的老家了。

哦,她们都是生在那儿、长在那儿的,一直到2012年,我们才搬家到了城里。那儿着实称得起她们的老家。

在那个小镇上,我们住的是一个大杂院,一个院子里,住了七八户人家,而且每家都有小孩。每到周末或者节假日,孩子们便凑在一起玩乐。到了冬天的夜晚,夜长而寒冷,邻居便带着孩子们点起篝火,放起音乐,孩子们围着篝火,又唱又跳。有时候,连我们这些大人,也忍不住加入他们了。除此之外,我们还隔三差五地聚餐,大人一桌,小孩一桌,大家轮流做东。虽然没有觥筹交错,倒也是推杯换盏,热闹非常。

可是后来,这一排大杂院也被拆除了,从此女儿再说起她们的老家时,便觉得很没有底气,就像说起一个遥远的梦。是啊,没有了房子做支撑的老家,无依无傍,还算是什么老家呢? 

窗外,雪还在下,爱人睡着了,鼾声如雷。我却怎么都不能入睡。天降瑞雪,这是多么好的征兆啊!整整一个冬天没有雨雪了,对于半工半农的我们,这场雪真是太让人惊喜和感慨了!

记得那一年,我们在老家过年,也是正月初六,也是天降大雪。只是那雪花,从老家的天空飘落下来,似乎有一种非常宏大的气势。因为老家的树多,老家的天空,就显得非常高远。那纷纷扬扬的雪花,从树枝的间隙飘落下来,自有一种非凡的气度。

而且老家天地广大、视野开阔,当我们带着女儿,站在老家的河堤上,眺望飞雪中的村庄和树木,看雪花飞舞中,莽莽苍苍的大地与河流,心中突然就生出一种敬畏的感觉,大自然的广大与神奇,让我觉得自己就是天地之间,一粒小小的飞尘,那么微不足道,那么平淡无奇。

那天,我和女儿在河堤上,踩着厚厚的白雪,又跑又叫,连树上的积雪,也被我们惊落下来。我们的笑声、我们的叫声,在无声无息的飞雪中,传出好远好远。

那个春节,就因为那一场雪,成了我们最津津乐道话题;那个春节,也是我们在老家,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春节。

而今天,我们呆在各自的房间里,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我也想回老家了。我想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老家去,那儿有我的童年,有我的启蒙老师,有我的学校,还有我儿时的伙伴... ...

那时候,每年都下很大的雪。上下学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打雪仗。学校后面是一个大水坑,冬天总是结了很厚的冰,我们总是背着老师,偷偷去滑冰、打陀螺,或者在满是积雪的校园里,追打嬉戏... ...

只是那个老家,先是爷爷奶奶没有了,再是大伯母去世了,再后来,二伯父也不在了... ...特别今年这个春节,大伯父过年,跟儿子去了济宁。二伯母也跟儿子来了城里。那个老家,真正让我牵念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

时光的魔术师,带给我们很多,也从我们身边带走很多,老一辈的人去了,小一辈子的孩子,成长起来了。前半生,父母陪着我们、提携着我们;后半生,我们陪着孩子们、也提携着孩子们。

亲情就在这无休无止的轮回里,传承着,发展着······何必问哪儿是故乡呢?有亲情、有牵挂的地方,就是故乡啊!

上一篇:大西洋城娱乐 下一篇:利来国际众乐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