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娱乐沃鑫

上海学前教育网

至从妈妈退休后,家里的饮食就由妈妈主厨,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也就开始对妈妈的饭菜有所挑剔,我们心里总有种想改造妈妈的蠢蠢欲望。

当年我们想改造妈妈的一点是,妈妈的饮食习惯。我妈妈做的菜特别的油和咸,蔬菜炒好装碟,碟子上还有一层油,而做肉食,总要放许多油,把肉食煎炸的干巴巴的,她说这样吃起来才香,菜多油已经让我们受不了,但是还特别的咸,咸的时候,我把菜吃在口里,觉的口是苦的。我把情况对妈妈说,她说:“一定是我的味觉出了问题,从小我就吃她做的饭菜,都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偏偏是现在出现。那一定是我自身出了问题,饮食习惯是不会那么快就能改变的,”这是妈妈给我下的结论。

慢慢回想,觉得妈妈说我们从小到大都吃她做的饭菜,那是不对的,妈妈当年是岛西一家松香厂一名出色的割松香工人,年年获得单位的岗位能手。从我记事起,就很少吃上妈妈做的饭菜,除了雨天妈妈不出工例外,平常的饭菜都是我们放学回家才做。那个时候物质缺乏,无所谓好吃,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从我上初中后就开始住校,寒暑假回家,饭菜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可以这么说,那些年来都是妈妈吃我们做的饭菜。妈妈真正做家里饭菜的历史是从八十年代中期,她退休时开始。但是那个时候,我们都长大,而且个个都在城市里有了一份安稳的工作,回家的次数就少的用手可数,吃妈妈做的饭菜真的不多,况且妈妈退休几年后,就定居海口。

最初发起改造妈妈饮食习惯的人是我,因为我把没有到一岁的儿子交给妈妈喂养。那个时候,我隔三差五的就回娘家看儿子。妈妈见我来,总要大鱼大肉的做上一桌子的菜,桌上妈妈又不停地劝吃,我生怕拂了妈妈的意,所以就得大吃起来,但是妈妈做的菜太咸又太油,实在是不能完成妈妈交给的任务,我只好如实跟妈妈说。“没有啊!那是你的口味太淡。”妈妈总是这么说。我承认我的口味我淡,但是妈妈做的菜真的很咸,有时候我吃在口里都感觉到苦。不跟妈妈住在一起,我倒是没有什么。但是我就担心我的儿子,我看见妈妈开始给我儿子吃他们每一日都吃的主食,我尝过,她给我儿子喂的肉粥真的偏咸。所以我每一次去妈妈家里,都跟妈妈说,妈妈显得有点不高兴,但是口上还是答应,而在行动上还是没有改变。

从妈妈退休后,家里的厨房就是妈妈的地盘,有时候偶而想去帮忙,妈妈也总是不让,说我们不熟悉,让她自己来。有时候我在妈妈那里很想下厨房去做一顿清淡些的菜,但是看见妈妈不高兴的样子,就只能作罢。妈妈是一个没有什么爱好的人,退休后,除了早上和爸爸到公园去走动,其他的时间都花在厨房上,厨房成了她展示才华的地方,如果我们抢了她厨房的工作,她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我记得我小时候,妈妈一闲下来,就会说头疼。所以当年没有退休的时候,她是一个工作狂,退休以后,她成了一个厨房狂。

那个时候,小妹装修房子,所以就去妈妈处蹭住了几个月的饭。小妹给我打电话说妈妈的饭菜是那么的咸、那么的油,所以为此事,天天和妈妈斗嘴。每一次我给妈妈打电话总要对妈妈说:“你年纪大了,少吃咸和油的东西。”妈妈听了也总是打哈哈来敷衍我。妈妈总相信自己的饮食习惯,她是不相信我们说:“常吃咸容易得高血压,常吃油腻的容易得血脂高的学说。”妈妈是固执的,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妈妈身上的病痛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她常常觉得头疼,心口疼,去医院检查,查出得了高血压和冠心病。妈妈在医院住了些日子,病是得到了些控制,但是人瘦了一圈,她坚决的要求出院。

经过此事,我们都以为妈妈从此后,会不再吃偏咸和油腻的食物,但是我们都错了,妈妈还是像以前一样。我们一说她,她就说,她已经吃习惯,改不了,我们多说她几句,,她就开始流眼泪,生气,一生气血压就高,心口也会疼。后来我们就很少说她。妈妈始终都相信无鸡不成宴席,在电话里她知道我们要回家,她总要去买鸡杀了要招待。后来我们姐妹回家,再也不给她电话,妈妈就有怨言了,她说我们回来连电话费都想省,使她没有好好的准备,没有什么吃的东西来招待我们。这些话一说就是好几天,絮絮叨叨的向每一个儿女都广播。

09年4月,就读于海中的女儿临近高考,我正好有假期,就到海口去陪读两个来月,就住在妈妈家里。女儿那一年走读,也住在外婆家,我也常常听她在电话里说外婆做的饭菜又咸又油腻,而且每一次她吃饭时,外婆总要她吃很多的饭菜,她如果吃的少,外婆就有担心的情绪。那些日子,天气很炎热,我想亲自下厨给女儿做些清淡的食物,但是我一下厨,妈妈就要过来代劳,她说我做的菜一点盐味和油腥味都没有,天这么热,人流这么多汗,不吃些盐能成吗,菜没有油,吃在口里像猪食。说起这些来,妈妈的道理也一堆堆。

那两个多月来,我没少跟她红脸。那时,我白天到妹妹的店铺去帮忙,下午五点钟到家,我要送饭去学校给女儿吃。有一天,我要到店铺去时,我告诉妈妈说,下午女儿的菜,我回来做了才给她送去。但是我从店铺里回来时,妈妈已经把女儿的饭菜做好了,我一看,我要用来煮汤的排骨成了大料焖排骨,我当时很生气,那天我晚饭也不吃,也没有把妈妈做的那些饭菜给女儿送去,我去学校跟女儿到外面的食店吃了一碗素面。我在外吃素面的时候,二姐给我来了电话,问我吃饭没有,我说正好跟女儿在外面吃素面。姐姐说,妈妈刚才给她打电话说,我生气了,连饭也没有吃就去学校。我在电话里弹劾了妈妈的罪状。等我说完后,姐姐发表她的看法,她先是否定了妈妈做的饭菜,说妈妈在电话里跟她说起我的事时,看的出真的很难过、伤心。不过姐姐劝我说:“妈妈年纪这么大了,她现在已经七十多岁,到了她的这个年纪,许多人已经走不动,更不要说要为儿女做吃的,这个时候已经是儿女给她们做吃的时代了。姐姐说,对比之下,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的妈妈,到了这个时候,不是我们为她做,而是她在为我们做。如果我们觉的她做的好吃,就多吃些,做的不好吃,就少吃,用不着跟她吵,就是吵,也不会让妈妈有丝毫的改变,难道这么多年来,你还不明白吗?”姐姐的这些话,我当时听了。心里真的感触很大,是的,回妈妈家里,我们家的姐妹就像公主,什么都不用做,因为我们想做,妈妈也不让我们做。

爸妈定居海口后,我们不在他们身边,就常常给他们打电话问候,有时候怕她们两老寂寞,就叫他们来我们家里小住几天,但是这个要求爸妈口上是答应了,可是在行动上从来就没有兑现过。有时候我就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就不愿去女儿家里走走看看呢?有一天跟个同事闲聊说起这件事,同事笑着说我真是傻,一定是他们怕事情会跟我们去他们家里一样的情况----饮食难于调和的矛盾。既然我们吃不习惯妈妈做的饭菜,那当然妈妈也会不习惯吃我们做的饭菜。其实,老人不想听孩子对他们的饮食劝告,是因为我们没有掌握方法,总是在老人爱心泛滥的时候,说她们做的不好吃,换了你是他们也会不高兴,不高兴他们就当然不听你的,有时候还会跟你对着干。也许同事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老人老了,最看中家的感觉,他们这个年纪已经没有什么奢望,只希望儿女常回家看看,为儿女做顿好吃的,儿女吃的高兴,他们甜在心里,辛苦一点又算得什么,但是在这个世上,许多儿女为了生活,连这点都难于满足他们,老人这才真的是苦,那是心灵的苦,身体上的累能兑换到天伦之乐的幸福,而心灵上的苦,犹如百虫蚀骨,难受异常。

二姐这两年,回外家的次数最多,而且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她也时常在电话里跟我们说,妈妈现在做的菜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的咸和油腻。开始我很怀疑二姐所说的话,但是当我回到家,真的吃过妈妈做的菜后,我真的信了。我知道妈妈能改变多年来的饮食习惯,这要感谢二姐,是我二姐用她的行动感动了妈妈,我二姐对我们说,每一次吃妈妈的菜 时,妈妈都会问她好不好吃。”好吃,二姐大口地吃着,像是很香的样子,不过,二姐在赞扬的同时,会说,如果再淡些,少放些油,就会更加好吃。你看我现在减肥,我都吃了那么多“二姐这种善意的谎言,妈妈竟然相信了,待下一顿的时候,妈妈会做的淡些。现在妈妈自己也不吃那么的咸和油腻了,她现在虽然比以前瘦了些,但是身体比以前好了许多。

二十多年过去,想想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在用指责说教的方法急于想改造妈妈,最终都没有成功。当我们要放弃的时候,是二姐改变了策略,终于把妈妈的饮食习惯改变过来。现在我们回妈妈家时,总是放开肚量吃,妈妈看见我们个个都吃的那么的高兴,她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当听到我们说好吃的时候,她总会说:”好吃就多回来,妈妈做给你们吃。“妈妈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她明白,在这个世上施比受要幸福的道理。这就是我们的妈妈。

上一篇:华人娱乐网 下一篇:CEO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