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浦娱乐城

上海学前教育网

大伯今年87岁了,身体还很硬朗。那天,姐姐带大伯,来城里看他的小姨,也就是我们的姨奶奶。因为大姐怕大伯年纪大了找不到地方,就叫了我同去。

这外甥87、小姨也97了 ,一边走一边想,这么老的两个人,坐到一起会说些什么呢?

我们到的时候,正赶上姨奶奶犯糊涂,和她亲热了好一阵子,还是谁也不认得。好在姨老爷正清醒,只是他老人家,眼前的事情,一点也不记得了,一直在和我说他小时候,跟着奶奶走亲戚的事儿。

我一边含糊着,一边很大声地应和着,屋里坐了6个老头,看起来年龄都很老了。

姨老爷看我注意到他们,就说:

“你看看,我们6个人,500多岁了!他最小,今年都86了!”他指着坐他对面的老人说。一句未了,有两个老人笑了,剩下的两个,一点反应都没有。后来我才知道,那两个耳朵聋了,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姨奶奶97岁,姨老爷96岁,两个人虽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生活都能自理,走路也都还利索,就是耳朵都有点聋了,可以想象,他们两个老人一起说话的时候,一定是热闹非常,知道的只觉得她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吵架。

姨奶奶穿着红色的棉袄,带红色的绒线帽,脸色很好,眼神也很好,一点也不像90多岁的样子。因为正犯糊涂,她不说话,也不笑,只木讷地坐在那里。

姨老爷说我姨奶奶,上午犯糊涂,下午很清醒。每天下午都打麻将,而且打得很好。听大伯说,姨奶奶平时就喜欢打麻将、喝白酒,因而就问姨老爷,姨奶奶现在还喝不喝白酒了。姨老爷说:

“现在也天天喝呢,就是比以前喝得少了。”

因为我从小跟着我奶奶长大的,我这姨奶奶应该最熟悉我了。而且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候的姨奶奶,好像比现在还老,终年穿着一身黑衣服,花白的头发梳成一个发髻,人很瘦也很憔悴。只可惜,一直到我们告别出来,也没能让姨奶奶明白我是谁。心里多少有点遗憾,因而就笑问大伯:

“这个是你小姨吗?你别搞错了?”

“你个小妮子,我年年来看她,她不认得我,我还不认得她呀!” 听大伯这样说,我和姐姐都笑起来。

大伯年轻的时候,在城里做事,因而对以前的老地方、老建筑,特别有感情。只是这样的老地方、老建筑,大都没有了,只有公园里,还有几间老房子。

带大伯去了公园,看了文渊阁、看了奎星楼,看了周家祠堂,一边走一边说着当地的一些古迹。因为是周末,公园里杨柳依依,春风拂面。有很多家长,带了孩子来游玩。只有我们,是带了老人。

这儿停停,那儿站站,眼看就晌午了,大伯非要回家,并且要我也一起走。

“你都来了,我还跟着干嘛去?不去了。”

“我还给你留着一个烧鸡呢。”大伯偷偷地告诉我。

“你不知道我不吃那东西啊?别再留着了,回家赶紧吃了。现在天暖和了,别又放坏了!”

送走了大伯,觉得很高兴也很自豪。能在这样的日子里,带老人走走看看、说说话,觉得好温馨、好亲切。

想起公园里的那些家长,带了孩子们坐游乐车,又是拍照又是录相又是引逗... ...总有一天,这些家长也会老,这些孩子们,将会怎样报答他们年迈的父母呢?忽然就觉得那个虚幻的轮回,一下变得具体起来。

每个人都有年少无知的时候,也都有年老体衰的时候;每个人都曾经是父母心爱的宝贝,每个人也都会成为儿女年迈的父母。只是,我们在父母膝下承欢的时候,没有想到父母有一天也会变老。现在,我们的父母真的老了,我们做儿女的,拿什么报答我们的父母亲呢?

想起另一个老人说的话:儿女都平平安安、都健康快乐,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是啊,不能孝顺父母,能不给父母添心事,也算是一种报答啊!所以,父母还健在的每一个人,都要好好活着,这才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

这一篇文章,写于2015年3月17日,可惜到了2015年8月14日是,我的大伯已经不在了。再过几天就是大伯去世百日纪念,今天突然翻到这篇文章,居然一点也不觉得伤感。

大伯是胰腺癌晚期,从发现到去世,也就短短两个多月。他老人家一生经历坎坷,却从不强人所难。就连他去世,都选择在暑假。所有的亲人,包括上班的和在外上学的孙子、孙女、外孙女,他都见到了,从而也让我们在他面前,略微尽了一点孝心。

生老病死,从来都是无法选择的事情,我们只能被动地接受。但大伯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他的死亡,年初的时候,我去看望他。他告诉我一个60多年没见面的朋友,打听到他还在世,一大早匆匆地骑了自行车,就为了看他一眼。大伯说人快死的时候,那些还没有尽的缘分,便会自动找上门来,只为在尘世,再看上对方一眼。当时我深怪他瞎说,觉得大伯身体这么好,他自己也常常说他能活到九十岁。再说很多老人虽然得了严重的疾病,却一样能带病生存好几年。

只是,大伯这病年前已经很严重了。开始因为过年,怕搅扰了孩子们过年的兴致。后来,又是农忙,怕耽误了孩子们干活。直到大蒜都收到家里来,地里的草锄完了,他才让哥哥们带他去看病。而且自从他进了医院,老天就一直下暴雨,这样就是不来医院,哥哥姐姐们也无法下地干活!

住院其间,他老人家是最听话、最配合、最乐观的病号,从不呻吟,也从不挑剔或者抱怨什么。所有的检查和治疗,他都忍着。连看病花钱,都是他自己的积蓄!记得那天,他精神不好,因为医生一直不能确诊他是什么病。我为了约他解闷,就给他洗脚。这一次他没有坚持自己洗,我一边给他洗脚,他一边和我开玩笑。说洗了脚走得快,然后告诉我,他走了谁都不让哭。我狠狠地举手拍他的脚,手却轻轻地落在自己脸上,我不想大伯看到我流泪,只好这样掩饰着。

因为父亲的早逝,两们伯父就像父亲一样,他们不止疼爱我,甚至有些溺爱我。有时候很多和儿女不说的话,他们都说给我听。2012年二伯父车祸去世了,今年大伯百日纪念正好赶上二伯父三周年纪念!不知道这是宿命还是巧合!

大伯喜欢开玩笑,而且对生死早就看得很开。在医院住十几天,所有的检查都查过了,医生才告之我们真想。既然得了这样的病,治与不治也没什么区别,我们选择了回家。

二次入院的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去看他,那时大伯还能和我们开玩笑,隔一天再看到他的时候,突然觉得大伯很虚弱。然后大伯当天夜里就开始便血,早晨我赶到的时候,哥哥们正好办完出院手续。

我一路握着大伯的手,和他说着话,告诉他他在济南的孙媳妇,今天中午就到家了,问他要给孙媳妇多少见面钱。我怕大伯回不到家,就拚命地和他说话,假的也说得像真的一样。其实大伯心里很清楚,他在济南的孙媳妇,还没有订婚,不可能来家里。但他一直配合着我,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到了家,把大伯安顿好,村里的乡亲轮流来看望大伯。大伯不仅认得每个人,还叫得出他们的名字。而且我乘机让他喝一些牛奶,他居然喝了很多!

傍晚,大伯突然不省人事,然后生命迹象变得非常稳定,过了不久,就听大伯鼾声如雷。直到6天后去逝,大伯一直都在睡觉。

就是这不吃不喝的六天时间,让我们做儿女的尽了孝心,也让我们的心里从盼着大伯好,慢慢地开始祈祷大伯安详地去。

大伯去了,去的很安详也很安静,什么止痛针、止痛药一概没有用场,没有便血也没有疼痛... ...

后来,是爱人的姑母,今年93岁高龄,病重的时候,正好赶上秋收秋种。她老人家说,她不能死在农忙的时候,活了那么久,不能死了死了还难为大家。

她是这样说,但生老病死的事情,谁说了也不算啊!所以,大家都很努力地忙活着。直到秋收秋种结束了,她老人家才离开人世!而且在去逝之前,她还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生怕儿子太铺张浪费了。

无论什么时候,老人疼爱儿女的心,都是这么切而又切,而我们做儿女的,唯一可以回报给老人的,就是好好活着,好好过日子!让在另一个世界的老人,看到我们幸福快乐的模样!为我们那些逝去的亲人,这也许就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最好的报答吧?

上一篇:发中发娱乐城 下一篇:不夜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