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不再胆怯-上海学前教育网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动态 > > 正文

正文

让孩子不再胆怯

“老师,旭旭的手怎么了?”当我看到家长举着旭旭烫红的手时,脑子一下子空白:接班时,旭旭没有午睡,但安静地躺着,在起床、喝水、集体活动、户外活动、晚饭环节,都没有找过老师,老师也没有发现他哭,没有异常反应。不!准确地说,我没有发现孩子有异常反应。无论如何先带孩子看医生,我连声道歉,并抱起旭旭飞快地赶到医务室。
 
当处理完回到班上已经是很晚了,虽然家长没有抱怨,还安慰我说家里刚买饮水机时,孩子也被烫伤过。但我坐在那里心情难以平静,自责、疲惫充斥着我,脑子里一团乱麻。
 
我顺手拿起中午放在桌上的教师笔记本,想从我的观察记录中寻找信息,因为旭旭一直是我关注的对象之一。
片段(一):旭旭总是不能坚持来园,几天没有来园的旭旭在和妈妈告别时眼圈红了。我俯下身安慰他,他却哭得更厉害了。吃完早饭,旭旭平静了许多,但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想让旭旭开心一些,于是走过去说:“旭旭,你几天没来幼儿园,老师和小朋友都想你了,你想小朋友吗?”这时,旭旭的眼圈又红了,我只好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小朋友的身上。
片段(二):旭旭中午总是安静地躺着,他很乖,从来都不干扰别人。今天旭旭的妈妈告诉我,原来旭旭每天回家,早早地就困得睁不开眼了。于是,我中午坐在旭旭的床边,想陪他入睡,可是只要我一走开,旭旭就会睁开眼。我尝试帮助他入睡:“旭旭,闭上眼睛心里数着星星,一会儿就会做一个有趣的梦。”这时,我发现旭旭的嘴角开始抽动,一副伤心的样子。我只好走开让旭旭安静地躺着。我想旭旭可能是缺乏安全感,过一段时间也许会调整过来。
片段(三):几天不来园的旭旭,早晨吃饭因为没有找到自己的椅子,眼圈红红的。小朋友告诉我,我才发现。当我试图安慰他的时候,他反而哭得更凶了。
片段(四):这个星期旭旭坚持来园,但并不是很开心,总是有心事的样子。不管是室内游戏还是户外活动,旭旭基本是单独游戏,更多的时候是在旁边观看。小朋友拿了他的玩具,他只是难过地看着,也不求助老师。当我想带他和同伴一起玩,特别关注他的时候,他反而更加不安,一副想哭的样子。下午,旭旭的妈妈来接旭旭,我和旭旭妈妈针对旭旭的情况进行沟通,我对旭旭有了更多的了解:旭旭从小由姥姥带大,性格内向,生人看他一眼,他就会哭,不爱跟生人交往,不爱说话,很少和小朋友玩。旭旭的妈妈说她小时候也这样,胆小,敏感,内心脆弱,怕见生人。
片段(五):这几天我一直在悄悄关注旭旭,因为他比较敏感,所以我尽量不让他感觉到我的良苦用心。我想,造成旭旭胆小、敏感的原因应该是他入园前很少与小朋友交往,缺乏交往经验,所以他总是单独游戏或者旁观。他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此时成人不应过多干预,教师应该允许这样的幼儿有这样一段适应时间。
看着自己的观察记录,我的思路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我想我已经发现问题的原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第二天,我带上水果到旭旭家进行家访,向家长道歉,并婉转地把发现的问题、今后的计划与家长交换了意见。
         首先,我建议家长,应重视旭旭胆小内向的性格。当他的手被烫伤后不敢告诉老师。平时,小朋友拿了他的玩具,他也不敢要回来。如果不对孩子的胆小性格加以引导,任其发展下去,可能会演变成回避型人格——因害怕与外界打交道,会把自己局限在自我的狭小圈子里。对于胆小的孩子,必须及时引导。但之前,家长、老师对旭旭出现的问题没有足够重视,或者说重视了但还没有采取有效的策略。
其次,争取家长的配合。我提醒家长,注意教育方法,多带旭旭结识新朋友,让他多接触同伴,但不要给旭旭过多的限制和要求,更不能埋怨他。比如,当孩子不敢把自己的意愿告诉老师时,当小朋友拿了他的玩具,孩子不敢要回时,家长不要数落孩子,否则会使孩子更加胆小、怯懦。在幼儿园,教师会给幼儿更多的呵护、关注和鼓励,帮助幼儿建立自信心。比如,对旭旭更加温和,让他心境平和且有安全感,多发现旭旭的优点,引导小朋友向旭旭学习,激发他的成就感,对集体产生正面情绪;多让旭旭帮小朋友整理图书、椅子、帮助老师拿毛巾等。孩子常常把别人的评价当作自我评价的主要标准。成人经常肯定与鼓励,有助于幼儿建立良好的自我概念.一旦有了自信心,幼儿就会变得不再胆小、怯懦。
所幸,家长非常认同我的观点,家长的宽容、谅解促使我的工作更加努力。家园同步按计划实施了一段时间的教育之后,旭旭能主动和我聊天,告诉我星期天自己去了那些好玩的地方;遇到问题时能大胆地向老师求助;中午能在幼儿园睡觉。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旭旭已经开始主动与伙伴沟通,共同处理问题。一次,我发现旭旭早上来园没有挂毛巾。当我询问他的时候,旭旭说:“我和丫丫来晚了,筐子里只有一条毛巾,我和丫丫说我俩用一条。”
看到这儿,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和快乐,不光是为旭旭,也是为了自己。“你站在孩子和世界之间,站在花朵和果实之间,是一座桥。”我想我愿意做这样的人,我高兴自己能成为这样的人,尽管我知道这并不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