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卡多多 >

2015公考申论热点:身份证变“一

时间:2018-10-09 20:2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5年3月7日,在妇联联组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生局巡视员邓小虹“吐槽”,当下各种卡太多,应当拓展身份证的使用范围,把身份证变成“一”,涵盖就医、教育等各类公共服务信息。听取讨论的副部长当场并未给明确答复,他说自己将会把该建议转达治

  2015年3月7日,在妇联联组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生局巡视员邓小虹“吐槽”,当下各种卡太多,应当拓展身份证的使用范围,把身份证变成“一”,涵盖就医、教育等各类公共服务信息。听取讨论的副部长当场并未给明确答复,他说自己将会把该建议转达治安局。他还表示,该问题牵扯到多个部门,不是一家说了算。目前已经向国务院提出协调多部委解决问题。

  第一,卡的增多是社会发展进步的标志。必须承认的是,各型各色的卡证,无一不是大有来头。每一张“卡”,都对应着一种公民权利,对应着一项公共服务,对应着一个对之负责的公职机构。可以说,各种卡证的迅速增多,原本就是一个社会发展进步的标志。它们显然代表着公共服务的多元化、数字化与便捷化。问题在于,随着民众业已习惯了各类公共服务的内容,他们不可避免会对其“实现形式”提出更高要求。在此语境内,那些繁复庞杂的“卡家族”,无疑会成为众人吐槽的对象。

  第二,精简卡证在技术上存在可能性。医疗、教育、就业等等不同领域的卡证,其实有着高度同质和叠合的地方。比如说,它们本质上都使用着相同的数据基础,也即以身份证号为核心的公民信息库;再比如说,就具体运作模式而言,它们同样都遵循着“建档-立卡-读取-使用”的流程——这事实上说明,从技术和效用角度来说,将尽可能多的卡整合一处,完全具备可操作性。所以,此事的关键,其实恰如相关官员所说,“牵涉到多个部门,需要协调多部委”。

  第三,身份证变成一将会产生巨大影响。可以预见的是,一旦身份证果真变成一,势必会对各个职能部门,产生不容忽视的现实影响。一方面,为了实现信息彻底整合,相关机构必然要牺牲掉一定的业务独立性,将其置之于更开放、透明的约束框架内;另一方面,随着各种卡证被“一卡化”,原本由之产生的收益、寄生其上的公职人员,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直接威胁。这一切都决定了,多数公共职能部门,缺乏推动身份证一的动力。

  一方面是理念的问题,有关部门各自为政,在便民服务上的理念还不够新,无法做到信息共享;另一方面恐怕是部门利益所致,不想在升级上多费工夫。比如,要读取身份识别信息一定要有读卡器具,授权厂家生产的身份证读卡器,市场售价是1300多元,由于金额昂贵,器具采购经费往往不能得到财政部门支持。如果能够在制度上进行改变,破除部门利益的藩篱,小小读卡器,显然不能成为身份证变“一”的障碍。

  现代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时,最主要的着力点并不应在于自己是不是能够独立购买或研发一套自己的卡件系统,而是看能不能在节约资源的基础上,把现在的一些资源充分利用好。如果部门与部门之间,都按照自己的意图去办,老百姓承担的经济与时间成本将会越来越高。因此,让身份证变“一”,必须先破除各部门间各自为政的现象,并在此基础上打破相关卡片及设备提供者的利益藩篱。

  中公教育[微博]专家认为,只有将部门利益,统一于对公共利益的追求之中;只有让各行其是的公共服务供给,变得更有秩序、更加协调、更具整体视野,才能最大程度上避免“卡多多”一类的烦恼。须知,公共服务二次升级的一大标志,或许就在于以一套标准化的实现过程和终端出口,来取代原本各自为政的部门化封闭服务。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