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见面-上海学前教育网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易胜博 > > 正文

正文

易胜博:突如其来的见面

当我开始好奇牙医到底长什么样子而有那么一点点期盼端午的到来时,突然接到了端午不放假的通知。单位决定端午搬迁,要求全体员工正常上班协助搬迁。我立即把通知转发给牙医,并为不能应约表示了遗憾。牙医却说:“正好,我端午也要去北京开会。”真巧,我礼貌地回复:“祝出差顺利!”莫名其妙地,牙医说了句:“还要采购。”专家级牙医还管采购?我纳闷地问他:“这也是你职责范围的事情?”“不是,是我自己想买的东西。”哦,原来只是私人购物,怎么用采购这么郑重的词?我不好多问,只是客气道:“那希望你可以买到心仪之物。”本以为谈话会到此为止,没想到牙医又接了句:“不确定,但愿吧!”

突如其来的见面

牙医到底要买什么呢?怎么感觉神神秘秘的?唉,又与我无关。只是敲定不应约的事实后,心里反倒像长了草,脑海里总是浮现他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那双眼睛会长在一张怎样的面庞上?想象不出来。去他朋友圈翻翻?一时兴起,像小学生那样端正坐好,认认真真地从他的最新动态一直扒到底,生怕错过什么细节。很失落,没有任何关于他个人信息的蛛丝马迹。但我没放弃,竟然又特地打开笔记本想要试着在网上搜索他的资料了。结果很是惊喜!在口腔医院官网的专家介绍里,我找到了他的简介,还有证件照!刘亦斌:牙周病科主任,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曾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多篇论文。再细看证件照:头发乌黑浓密,五官端正,双眼皮,眼袋颇深,下巴胡茬微明显。不过整体看起来还挺和善的。我放大照片,又仔细地看那双眼睛。眼球亮晶晶的,眼白部分却有点儿浑浊,而眼角竟然是湿润的。想必每天都要盯着患者的牙齿看,应该很费眼睛吧。

我反反复复放大缩小那张证件照,都不记得自己到底看了多长时间。可是等我合上笔记本,不论怎么努力回想,却始终想不起来他的样貌。这种感觉很奇怪。我应该是擅长记忆人脸的吧?和老公大学四年异地恋,从没见过老公宿友。但我们结婚当天,凭着之前见过几张老公和宿友的合影,我就能准确地把老公宿友的名字和本人对上号。可我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牙医的样貌呢?嘻嘻,不纠结了,随意吧。只是进一步了解牙医后,心里莫名地有一种满足感。

沉浸在这莫名的满足感中,倒没觉得搬迁有多累,也早已把端午要吃五毒饼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然而在乡下的老公,端午却过得很凄惨。他的牙疼到只能吃软食的地步,连张口说话都成了一件极痛苦的事情。哈哈,还要随时待命收割小麦。我得意地笑了,有点儿幸灾乐祸。之前怎么软磨硬泡地劝他去洗牙,他都百般推辞,还认为我动机不纯。不过也就稍微那么一想,还是立即为老公的牙疼问题详细地咨询了牙医。结论是尽早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希望牙医能亲自为我老公治疗,便问他什么时候从北京开会回来。没想到,他说:“在返程的动车上。刚上来,才坐稳。”我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20点15分。快速打开12306官网,查询了下车次,22点34分正点到达。这个点儿不算晚,应该不影响牙医第二天正常上班吧?于是急切地追问:“那您什么时候去上班呢?”“明天就照常上班。”果然不出我所料,太好了!我进入主题:“那明天我可以让老公自己去找你吗?”“没问题。”我交待了一下老公的名字,又向牙医解释:“本来该和老公一起去的。只是等我下班再赶到医院,恐怕就要耽误你下班了。”“放心,即使你不来,我也会用心给你爱人治疗。”好感动啊,我给牙医发送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紧接着,立马兴奋地给老公打电话。可电话刚打到一半,老公的声音就开始变得不耐烦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把你的心放肚子里去吧。为了见那个素未谋面的刘亦斌主任,我明天一定穿得体体面面的。嗯,临进医院前,鞋子上的灰尘也要擦干净。满意了吧?”哈哈,或许真的是我太啰嗦了?到头来,弄得自己反倒讨好似得对老公说:“满意,非常满意。好开心,明天就能见到你了。”

然而,明天等来的却不是开心,是一肚子火气。下班后,当我热切地打电话问老公治疗得怎么样时,老公竟然告诉我他还堵在去医院的路上。好吧,真是无语了!但来不及和老公理论,先给牙医在微信上解释下:不好意思,我还是想陪老公一起去看牙,所以去得有点儿晚,估计要耽误你下班了。这会儿正在往医院赶,待会见。突如其来的见面,我没有丝毫准备,面对一天电脑后脏兮兮的脸,一身很随意的衣服,脚下一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底鞋。

但是没时间回家换衣服再收拾妆容了,急急忙忙赶到医院门口。在附近小卖部买了2瓶百岁山后,老公居然还没到。我要气炸了!直到就诊卡我都给他办理好了,老公才一脸小心地向我跑来,额头上都是汗。我瞪着眼睛,嘟着嘴,递给他一瓶百岁山,又拿出一张湿巾为他擦了擦额头。盯着老公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好多水后,我们俩才迈步往牙医办公室方向走,一路谁也没说话。

这么晚才到医院,有点儿不知如何面对牙医时,我又看到了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牙医正埋头给患者治疗,似乎他听到有人来了,一抬头发现正好是我们。牙医对我们热情地微微笑后又投入到治疗中了。可我和老公穿的都是平底鞋,走路应该没多大动静。或许是医院快下班了,说好今天要来的老公还没出现,牙医才会有所留意吧。

真心觉得不好意思,我把另一瓶百岁山轻轻地放到牙医办公桌上后,拉着老公安静地坐到了角落里。就在这时,我们座位旁边的一位女士,扫了一眼我和老公,突然开口和正忙于治疗的牙医攀谈:“看来你又不能按时下班了。每次来,你这里都人满为患。我们那里,给门诊上的同事打个招呼,就能跑出来。”我默默地听着,望向她,年龄和牙医差不多。牙医没吭声,她自己又接着说:“你这里看牙好便宜啊!我妹妹牙的问题和我差不多,在北京治疗的,一下要了她4000多,真贵。她听我说你这里看的好,还打算特地从北京回来呢。”“是?我昨晚10点半刚从北京赶回来。”牙医突然扭过头来向那位女士接话道,又迅速地瞅了我一眼,眼角还有一丝不可言说的微笑。什么意思?让我接话吗?我心想:嗯,确实是那样。牙医真辛苦,刚出差回来就又要应付这么多病人了。

那个女士诧异地看看我,见我没张嘴说话的意思,又侧身歪头看向牙医的侧脸,继续问:“那下次我妹妹从北京回来,我带她来找你?”牙医忙完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回答道:“好啊。可以周五过来,然后趁着周六周日可以再转转老家的景区。一举两得。”“嗯嗯,就是。你真能为别人考虑。”女士坐正后,像小孩一样开心地赞扬牙医。而我看不到牙医的表情。

女士和牙医的谈话结束,牙医终于可以一心一意地为患者治疗了。这时,我注意到牙医脚上穿着一双看起来很舒适的鞋子,款式也符合他那个年龄段的品味。而那位女士则站起来走动了走动,估计是等得太无聊了吧。

牙医只留给我一个背影,我也觉得没意思。老公在低头看手机,突然想质问他为什么来这么晚,我张了张嘴又合上了。百无聊赖地左手搓右手,猛地听到牙医说话的声音:“小伙子,过来吧!”我抬头,牙医正望着老公,脸上的微笑还未消退。我赶紧用手推推老公,老公把手机递给我后躺到了患者椅上。

感觉老公心里肯定很害怕。他的身体看起来那么僵硬,像贴在天花板上一样,胳膊直直地放在身体两侧,五根手指紧紧地抓着患者椅。我好想过去握着老公的手,但此时患者椅旁边多了位男实习生。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坐着,只能眼睁睁地观望。而实习生也往下探着头注视着牙医手上的操作,一副努力学习的样子。牙医又一边耐心地讲解:“这是龈袋,有很多结石藏在里面。”实习生又问了几个专业问题,而牙医的解答我也没听懂,况且我才不关心这些。抬头盯着医院墙面上的挂表,希望秒针可以慢点儿走,希望在医院下班前老公的治疗可以结束。

当秒针刚好走到医院下班的那个点儿时,传来了牙医的声音:“好了。”瞬时,我感到一丝轻松,至少我们没占用牙医非上班时间。牙医给老公结算治疗费时,也没摘下口罩。估计是时间紧张,而其他患者还等着他的治疗吧。向牙医简短致谢后我们就走了。

出牙医办公室门不久,老公也不顾刚看牙后的痛苦,就开始向我解释迟到的原因。可我却听得有点儿心不在焉。难道我肚里的火气已经熄灭了吗?或许是吧。又低头接着暗自嘀咕:怎么又没看到牙医的脸!真遗憾,我还能再见到他吗?(文/阅读时间来源·上海学前教育网)